• 河北定州: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-04-14
  •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-04-13
  • 中方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2019-04-10
  • 国标委批准发布4项生活用纸制品标准 2019-03-22
  • “个十百千万”打造5G之城 “五横七纵”共筑产业联盟 2019-03-18
  • 铜梁:鲜花让山乡的“颜值”更美丽 2019-03-17
  • 双色球开奖结果 www.hqrn.net   第九十一章

      “顾律……”苏汐从办公室追出来,“要不要坐我的车过去,毕竟打车的话,还要浪费不少时间?!?/p>

      “也好!”顾律点头,知道现在时间紧迫,索性就不再推辞。

      “那老师,我要不要……”毕齐指了指自己。

      顾律摇摇头,“回去上课去吧,马正轩那边的事,交给我就好!”

      顾律和苏汐对视一眼,“我们走吧?!?/p>

      苏汐面色严肃的点点头,快步跟在顾律后面走出教学楼。

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“地点在哪?”

      “在这?!?/p>

      马正轩提供给顾律的位置,是位于海城市LC区的一处小院的位置。

      顾律已经在手机的高德地图上标记好位置。

      “快点过去吧,我担心马正轩有可能会出什么事?!惫寺傻蜕?。

      苏汐轻轻点头,接着发动车辆。

      即便是跑车,但在交通极为拥堵的市区内,也无法发挥出它原本的速度。

      二十多分钟后,两人才抵达目的地。

      小院的门是关着的。

      顾律皱了皱眉,敲了敲门。

      “谁???”

      里面传来粗狂的一道男声,接着大铁门被打开。

      一个穿着脏旧的外套,额头上有着一道明显伤疤,留着锃光瓦亮光头发型的男人,眼神不善的走出来。

      “你是谁?”秃头男抱着膀子,上下扫了顾律一眼,撇了撇嘴道。

      “马正轩在你这里吧?”说话的功夫,顾律侧了侧身,透过门缝,似乎在院内看到了马正轩那瘦削的身影。

      “马正轩?”秃头男愣了一下,旋即笑了笑,“你是说马广成他的那个儿子吧,没错,在我这?!?/p>

      “不仅是他,他们一家三口现在都在我这。怎么,你们是给他们来送钱的?”秃头男望了望一身名牌穿着的苏汐,以及苏汐背后那辆价值不菲的跑车,开口问道。

      “送钱?”顾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      “呵,你们不知道?”秃头男挑了挑眉,吐了口唾沫,“马广成那孙子输给我五万块,要是今天不把钱拿出来的话,我可就不得不对他动用一下法律的武器了!”

      “呶,白纸黑字,写的清清楚楚的呢!”秃头男拿出一张欠条,望了望顾律,“我说你们两个既然不知道这事,那就别进来掺和了?!?/p>

      秃头男抬抬手,一副挥手赶人的样子。

      “你这是非法拘禁吧?”苏汐走过来,狠狠的瞪着秃头男。

      “no,no,no?!蓖和纺幸∫∈种?,哈哈大笑,“小姑娘,话可不能乱说,我这只是,把他们一家三口叫过来商讨一下解决办法而已?!?/p>

      “要么还钱,要么上法院,或者,他们有本事把钱赢回来也可以!”

      顾律开口问,“他是怎么把钱输给你的?”

      “玩牌?!蓖和纺兴盗苏饬礁鲎?,接着搓搓手,笑呵呵的望着顾律,循循诱惑的开口,“帅哥,有没有兴趣进来玩几把?”

      顾律挑眉一笑,大概梳理清事情的进过,“你这里是,黑赌???”

      “哎,兄弟,不要这么说嘛!”秃头男一只油腻的手,搭在顾律肩膀上,“朋友之间玩玩牌,然后带点小彩头,很常见的,不要把我们这想的这么黑暗嘛!”

      顾律把秃头男的咸猪手从肩膀上拿下来,“那马广成怎么说?”

      “他那是输红了眼!”秃头男解释道,“本来在他输了一万的时候,收手就行了,可是他不甘心,说是什么要给他儿子攒大学的生活费,最后,就输红眼了?!?/p>

      “一万多的本金,加上欠我的五万多,总共六万多,全搭进去了?!?/p>

      唉!

      顾律叹口气,接着指了指小院,“我可以进去吗?”

      秃头男眼前一亮,垂涎欲滴的望着顾律,“兄弟要玩几把?”

      顾律轻轻点头,“嗯,玩几把?!?/p>

      “来来来,请进,请进,两位请进?!蓖和纺新砩匣簧弦桓比惹橛偷男θ?,招呼顾律和苏汐进去。

      这两位,一看就是有钱人??!

      要是在这两人身上捞一笔,那他“会所嫩?!钡拿蜗?,马上就能视线了。

      踏进这处小院。

      顾律一眼就看见,在院中的一个石桌上,坐着的马正轩一家三人。

      马正轩低着头,沉默着一言不发,瘦削的面庞上还有未擦拭干净的泪痕。

      顾律在家长会上见过一面的马正轩的母亲,正拿着手帕,不停的抹着眼泪。

      另一位,是顾律没见过的一个头发乱糟糟,胡子拉碴,神色灰暗,面庞和马正轩有着七分相似的中年男人。

      不用想,这位应该就是马正轩的父亲,马广成无疑了。

      此刻,石桌上的气氛有些沉默。

      “小轩,阿琴,我……”马广成张张嘴,最后化为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      似乎是亘古的时间过去,马广成深吸一口气,咬咬牙,说出七个字,“阿琴,我们离婚吧!”

      马正轩的母亲抬头,满是震惊的望着马广成。

      马广成停顿了许久,才开口说道,“离婚后,这五万块的欠债就不需要我们两人共同承担了。以后你就带着小轩,好好的活着!”

      “小轩考进燕大了,本来是值得我们全家人高兴的事情,没想到,因为我,变成这样?!甭砉愠赏蚵碚?,满是皱纹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小轩,进大学后,好好学习?!?/p>

      “本想赚点块钱,让你在大学里不用担心生活费的问题,活的体面些。但现在看来,还是要靠你自己了?!?/p>

      “小轩,你比我年轻的时候懂事,也比我年轻的时候有出息。我本还想,通知我那些亲戚朋友,骄傲的告诉他们,我马广成的儿子考进燕大了!就是那个他们孩子做梦都想去的燕大!”

      “小轩,未来,千万不要活成我现在的样子,浑浑噩噩,一事无成,满脑子一大堆不切实际的幻想?!?/p>

      “我出去打工替你还钱!”马正轩站起来,盯着马广成,神情激动。

      “不要说这种胡闹的话!”马广成直接骂了回去,“出去打工,大学呢?大学不读了吗!那可是燕大,燕大?。。?!”

      “我一直坚信,我的儿子是要干大事的人,不能因为我这个废物爹,拖住你的后退!”

      马广成看向在旁边不停抹眼泪的马正轩母亲,狠狠的语气,“阿琴,听我的,我们现在就去办离婚手续!”

      “不行!”马正轩眼睛通红,张开双手拦住马广成,“我说了,大学我不读了!”

      “我是你儿子,你欠下的债,我替你还!”

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PS:新的一周,跪求各位读者大佬的推荐票。

  • 河北定州: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-04-14
  •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-04-13
  • 中方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2019-04-10
  • 国标委批准发布4项生活用纸制品标准 2019-03-22
  • “个十百千万”打造5G之城 “五横七纵”共筑产业联盟 2019-03-18
  • 铜梁:鲜花让山乡的“颜值”更美丽 2019-03-17